桃花的艳 也是狗血的红

2012年第1期

【字体:



  2011年5月初,在古城阆中休年假,我读完了阿来的《尘埃落定》。

  进入这个故事后,我后怕和庆幸两种情绪交织。毫无疑问,这是会影响我对一些人生核心内容重新定义和思考的一部小说。我后怕是38岁才读它,庆幸的是还不算太晚。

  《尘埃落定》更像是一个“傻子”残酷而华丽的青春史。在一个聪明人横行的时代,他的思维和行事方式看上去那么的不可理喻,但他却像是天生具有某种天赋的能力,不可思议地,他把一个土司带入了最鼎盛时期,也如愿娶到了他唯一爱过的美丽姑娘。

  这个“傻子”的发迹史,是对所有自以为聪明人,至少是渴望聪明的人的一种带有恶毒意味的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