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玉记

2018年第1期

【字体:


  小时候住的那个大杂院,也只能叫作大杂院,名字却好,叫“牡丹里”,让人想到古时的里坊制度,又让人想到牡丹。据说这地方原来曾有过一个牡丹园,是私人的,春时牡丹花开,不少人不免要携酒前来风雅。我们住到这里来的时候,一切都已不复存在,是推倒了原来的三四处四合院重新盖的新建筑,也就是排子房,红砖青瓦倒颇不难看,一排一排地过去,从南往北数东西各八排,从北往南数也是东西各八排,这便是废话一句。院子靠南有一大块空地,空地的东边是公厕,南边男厕,北边女厕,这亦是废话。空地处后来被人们种上了菜,人们各自去占一小块地,刨了,平整了,来年便肥水兼施地种下菜去,萝卜白菜一时有青有白,开花却是黄的,唯蚕豆开花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