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溪,竹溪

2018年第3期

【字体:


  正月初六,村里有人杀牛。初五晚上,母亲交代我:“你明天早起,去买两只牛蹄回来。吃了牛蹄,膝盖不痛。”我说:“谁家杀牛啊?”母亲说:“上村的老鱼师家里,他家养了几十头牛,放养在烧烟坞。”

  早早起了床,我把儿子也喊了起来,说:“老爹带你去看杀牛。”儿子钻进被窝里,闷声闷气地说:“杀牛,那么残忍,你还要去看,你也残忍。”我竟然被他说懵懂了。我撑起一把断了伞骨的雨伞,沿街去了上村。雨稀稀疏疏地下。村中老房子基本没有了,巷子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我忘记老鱼师住哪栋房子。一个在埠头洗菜的妇人,见我站在巷口犹豫地东张西望,问:“你找哪家人?”“我是傅家的,听说老鱼师早上杀牛,去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