鸭肠

2018年第5期

【字体:


  凌晨两点吃火锅时,老陈说,他打算春节后结婚,问我是否愿意做他的伴郎。我没说话,坐在旁边的猴子说,他也可以做伴郎。“你太瘦了,而且你年纪太小。”老陈说。我说我可没什么正式的衣服。“不用,一般的西服就行。”这事就这么定了。我想象了一下自己当伴郎的样子,在婚礼上替老陈敬酒,挡酒,像个多年的老朋友。

  我认识老陈不到一年,他26,我22。他没上过大学,高中毕业就去了南方,在那里学会了调酒和沉默,1997年香港回归,重庆直辖,他空手回到这里,从头开始。我们第一次碰面,是来这家迪厅面试,他有技术,我有文凭,都被录取了。出来后,我们一起拐进附近的面馆。老陈说,你是大学毕业,为什么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