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能走到哪里

2018年第5期

【字体:


  一

  银城的冬天是较真儿地冷,房子被冻成了酥酥,一碰,掉些土渣。我们背靠在美食一条街的吴家烧饼店铺门前,原本这里是东巷石吊胡同口,这样能挡些风寒。风声拧成麻绳从笔直的街上甩过来,跟进来一阵一阵嗡嗡嘤嘤的哭声,哭声从美食街紧靠的小区首楼三楼的老善家传出来。

  “今天是给老善上坟的日子。”

  父亲说着用力揉搓手里的面团儿,面团儿在木面板上翻滚,挤压得嗷嗷直叫。父亲扭头瞧了我一眼,我木头一样立定在地上,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仍然不停地想老善提到的那个人究竟走到了哪里,他用了满满三抽屉的纸稿还没有写到尽头,却被老母亲把他和他那三抽屉纸稿一起埋了。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