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车呼啸

2018年第5期

【字体:


  火车呼啸,穿过田野、山川、村庄以及白昼黑夜春夏秋冬,像一枚坚韧的子弹,击中我的忧伤。

  火车经过乡村时,火车里的人不会知道,在山顶的村民们看来,那不过是条慢慢爬行的青菜虫。正午太阳很好,村民们又躺在草坡上取笑火车了,说它不会爬山,不会冒烟,只会呆头呆脑地往前爬。进入深山的火车,的确矮下一截,随便一棵树都比它高。而且,无论火车如何攒劲,在广袤的深山里,都显得那么缓慢落寞,偶尔长啸一声,在深深的山谷里,只如一声短促的牛哞。然而,火车在城市之间来来回回,把经过的乡村一刀两断,要想越过这不足三步的鸿沟,比通过王母娘娘划的那条天河还难,幸好有天桥和隧洞,村民、动物们才不至于饱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