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士(短篇小说)

2019年第4期

【字体:


  加缪说,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,那便是自杀。我觉得,这是个愚蠢的问题。我儿子宗洛,今年三十岁,他打电话给我,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:

  “爸,我在枯萎。”“爸,我看见那个日子了!”“爸,圣治岛竟然没有鸟?”“爸,我昨天接诊了最后一个病人。”“爸,我决定……”

  作为人生的辞别,他邀请我去他目前隐居的圣治岛,来一次旅行。旅行结束那天,就是他生命结束的日子。在这之前,我们已有五年没见过对方。他自杀的决定跟五年前前往圣治岛隐居的决定一样唐突,似乎指向一个没有勒马余地的悬崖。

  儿子电话那头,我听得很清楚,在下雨,而我的城市,阳光灿烂。但很快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