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些事物不会卷土重来

2019年第6期

【字体:


  一

  那些体态矫健的鸽子是太婆家的。我坚定地想。

  我抬头就能看见的东山,高抵天穹。东山是六盘山逶迤而去时留下的尾巴,同时也留下了它的许多植物。一片生长了多年的杏树林和一片山桃林,几乎占去了大半个山坡,山顶上是少水和贫瘠的土地,覆盖着低矮的沙棘丛和永远不会长大的野桃木。四季中,除了寒冷的冬日顯得秃顶一样难看外,仲春、炎夏和初秋,如果忽略了一些细枝末节上的区别,永远都是绿意纷繁。

  这些司空见惯了的景象,不会过多地吸引我的眼球。夏天的傍晚,大人们尚在生产队的田地里劳作,他们散工差不多还得一个时辰。这时,一阵扑棱棱的声响卷起微风,从天地的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ICP备10216796号-8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