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自己办葬礼的人

2020年第4期

【字体:


  天亮还早,远山很淡,却把窗户糊了个结实。而近处,层层叠加的黛影像一群涌动的兽,在外面跳跃着,虎视眈眈。空洞又结实的夜色望久了叫人心慌,所以他不敢一直对着窗户。侧身乜了一眼墙角,角落里一团黢黑,那是夜晚蜕下的皮。

  春夜,万物拔节生长之时,马老倌听见了生命的流逝声,声音很响,使得他整宿未眠。他感觉身体越来越轻,骨头上的肉在一步步远离自己。攥住双腿用力往上托,身子却还在下沉,屁股下好像有一个无底深渊,让他无法自拔。他受不了了,一骨碌坐了起来,双眼像两颗药丸,在浓稠的夜汁中兀自滚动。他要去找老伙计,把心里的打算告诉他,是的,就现在,刻不容缓。除了老伙计,没别的人可托付。这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