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马过河(中篇)

2020年第5期

【字体:


  一

  我爸爸高考落榜后卧床三天。

  第四天,他跟爷爷下地,和爷爷抢着扶犁站耙。他身体虚弱精神恍惚,几次摔倒在泥地里。爷爷让他不要着急,慢慢来。他责怪自己无能,说:“我读不了书了,又扶不住犁站不稳耙,我还有什么用?”

  过往的行人劝他,叫他心往宽处放。他心情慢慢好起来,心情好起来,他跑去后头河站在女人们晾衣服的石头上唱歌。嗓子唱哑了,又为自己控制不住地唱歌感到懊丧而哭昏过去。

  棺材在堂屋里摆了一个星期,一个货郎给爷爷带了一服药,药引子是蛆粉。爷爷把蛆虫用纸包回来放在太阳下晒,晒干了研成末,和了药给爸爸喝下去。爸爸喝了药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